玩深度

专访 | 不惑创投李祝捷:押注幸福产业链,守好投资根据地

2017-11-06 16:33:19 来源: 寻找中国创客

1978年出生的李祝捷,年近四十,即将不惑。他特意为自己的新基金取名不惑创投,致敬生命及时间,顺便感慨老兵不惑。

李祝捷曾是真格基金投资合伙人,真顺基金创始合伙人,代表投资案例包括找钢网、宜花、夜听、小鹿情感、水滴互助等。今年9月,李祝捷的不惑创投正式出发,专注于B2B交易平台、企业服务和“幸福产业链”。

就像他自己说的,不惑是个状态,成熟的心智,知道要什么不要什么了,对于机会有了更清醒的认知,只想抓紧时间做事。

创业者的保温杯,企业家的枸杞子,这是李祝捷赋予不惑创投的底色。玩世不恭,也真情实意。

 

人到不惑

 

当李祝捷把不惑创投这个名字告诉《接招》创始人方浩时,方浩乐了,这不就是中年大叔基金吗?

“我觉得没错,人这辈子谁又能躲过不惑?”不久后,李祝捷写亲笔信宣布不惑创投正式开投,顺便指定保温杯作为官方吉祥物,喊出了“送礼只送枸杞子”的口号。

“斜杠中年”李祝捷,从来没按常理出过牌。

在成为投资人之前,他曾在通信行业从业了十年,为飞利浦、西门子、阿尔卡特、摩托罗拉这些一线知名品牌打造过销售数千万的产品。

从创业者转行去做投资人时,李祝捷已经33岁。“不同的人生机遇让你接触到不同的事情,等待你寻找到真正喜欢干的事情。”来到真格基金的第一年,李祝捷投出了找钢网、贝乐学科英语、乐博乐博等项目,从突兀的“门外汉”成长为真格基金早期的主要投资人之一,徐小平的代表门徒。

2011年,王东的找钢网还没有正式搭建起来,用两页半的word充当BP,群发了300多个VC,当时基本没几个人觉得这事靠谱。“但我们信了。”

在李祝捷的推动下,真格成为了找钢网的第一位“天使”。六年后,找钢网经历了6轮融资,融资额近25亿元,估值超百亿,成为钢铁行业的准“独角兽”。

迄今为止,李祝捷投资的B2B企业还包括找塑料网、宜花、款多多、鲜美、冻品到家、一起火、掌上辅材、佰邦达、劳勤、龙猫数据等近20家。自称2B天使,重度2B基金。

李祝捷站在了聚光灯之下,媒体称他为“B2B猎手”。

2017年,李祝捷再次创业成立不惑创投,重点聚焦B2B交易平台、企业服务和幸福产业链。据透露,目前不惑创投已经投资了四家企业,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其中两个项目的估值翻了1倍,一个项目翻了5倍,并拿到了一线投资机构的下一轮融资。

少年英雄,固然令人艳羡,但人生的B面,是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

 

押注“幸福产业链”

 

在创投圈,李祝捷拥有让人无法忽视的强烈个性。

雷厉风行,敲定对找塑料网的投资仅用了2个小时;脚踏实地,喜好海鳖气质的创业者,既要具备海龟的国际化视野,也要有土鳖接地气的特质;不平则鸣,敢于站出来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创业者打抱不平;犀利直接,会直言创业者目前选择方向的局限性……

他的不惑创投,同样走了一条“非主流”之路,甚至造出了一条“幸福产业链”,深耕两性情感、婚姻家庭、亲密关系、心理健康等赛道。

“释放压力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刚需,‘幸福产业链’存在的意义,就是通过实际的解决方案让人们坦然面对、排解种种压力,提升幸福GDP指数。”李祝捷说。

2015年初,李祝捷投资了情感社区“小鹿情感”,该平台为提供有效实际情感解决方案,帮助用户解决两性在单身、恋爱以及婚姻状态下的各类情感问题。时至今日,“小鹿情感”已完成了4轮累计过亿元的融资,拥有上千万注册用户,发展为国内最大的两性情感内容和情感咨询服务平台。

李祝捷是个“投资根据地”理论的忠实拥护者。“投资需要有自己的根据地,一个最优秀的公司会教会我最优秀的东西,在这条线上可以去把自己的知识资源去拷贝,把一个小概率事件变成一个大概率事件,否则就是在买彩票。”

投对一个,顺藤摸瓜,连根拔起。

以“小鹿情感”为基础,不惑创投开始展开情感产业的上下游投资。今年4月,李祝捷投资了主攻情感流量市场的“程一电台”。该电台风格温暖治愈,以睡前陪伴、情感、星座物语、3D人声、诗歌读诵为主。

截至8月,“程一电台”全网粉丝 650 万,单集节目平均播放量 1000 万,累计收听 20 亿次,常年稳居各大音频平台榜单榜首。

情感一直是互联网各大平台当中的头部内容品类,有极大的受众人群和传播性。“可以看到,好的流量其实越来越少,绝大部分被大公司垄断掉了,而且慢慢会被BAT收割,但情感内容在短短一两年时间力长出这么多的流量,本质上就是一个稀缺的事件。”

从情感内容、服务、流量再到消费场景、供应链,不惑创投基本完成了这个需求链的闭环。

相对概念,真实的数据更为可靠。

今年8月,珠宝首饰供应链平台“款多多”获得7000万元B+轮融资,目前正在完成C轮融资。据最新统计,款多多目前已经实现了用零售店15%的库存,产生当期30%的销售额,整体实现销售周转速度翻1倍。

9月4日,微信公众号“夜听”诞生两周年,创始人刘筱在当晚的音频节目中透露,夜听在微信的听众达到了2500万。

 

连环计拿下“宇宙第一大号”  夜听

 

“夜听”通常被人们称为“宇宙第一大号”,一个让自媒体人怀疑人生的号。

“在零推广费用的情况下,5个人用半年的时间,将粉丝从0干到1000万,每天晚上日活的听众高达几百万,点赞的都有好几万。”这一切都颠覆了自媒体的发展规律。

从“小鹿情感”告诉他有这么个情感流量大号开始,李祝捷就惦记上了“夜听”。让他痛苦的是,刘筱不见他们,准确的说是不见任何投资机构。“很多著名的VC比我们知道的更早,有超过30家以上VC找上他们,他们要么不见,要么就直接拒掉了。”

“Go big or go home.”  

不惑创投里有个长得很有画面感的投资经理,是个名叫迪力的新疆小伙,身高1米9,体重250斤,光头。“我们开玩笑会说他是美国白宫的保镖。”

迪力接到了李祝捷的死命令,穷追不舍,一定要把这个项目找出来。

“夜听”惯常的使用场景是,老公在外面KTV应酬,家庭主妇自己在家里面累了一天洗完碗做完家务孤独寂寞冷,这个时候9、10点钟打开“夜听”,跟着音频中传出来的情感故事一起叹息,一起治愈。

显然,91年出生的“壮汉”迪力,绝不是“夜听”的用户。

“我们的小朋友连续听了两个半月的内容,每天晚上听完了就给“夜听”创始人刘筱写信。讲我今天听了这个内容我的感受是什么。同时,我们家还是个投资机构,希望你见见我们。”

两个半月之后,刘筱终于答应见面。

李祝捷当机立断,派出了小鹿情感的CEO巫家民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安小妖,专程飞到深圳去跟刘筱见面,就聊情感流量如何运营,用专业的运营思维打动了刘筱,把人带回了北京。

接着,得知刘筱的偶像是徐小平,他便把这位导师搬了出来,三人约在北京一个很贵的餐厅里为刘筱接风。“一盘木耳炒鸡蛋就要三百块,据说产鸡蛋的那只鸡生前是在树林子散步的,估计还听着音乐。”

带他见投资圈、媒体圈的明星大佬,让司机陪他北京三日游,希望刘筱的眼里心里只有自己。但在第二天,李祝捷发现刘筱坐着他的车去了其他投资机构。

“真格负责这个项目的兄弟叫刘元,我和刘元就很紧张了,从晚上6点钟到11点,拉着他说了一晚上双口相声,中心思想就是一定要我们投。”可刘筱一晚上也有没明确态度。

第三天一早,李祝捷开车带刘筱去见央视名嘴,帮公司对接行业资源,直到中午刘筱才明确投资的细节条款。

在李祝捷看来,在真正好的项目面前,投资机构只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你能不能投进去?二是,什么价格投进去?

 

“投资是件超级好玩的事”

 

徐小平曾问过李祝捷一个问题,“夜听”如何持续生产优质内容?

“实际上,它是一个PGC版的UGC平台,每天有几万人留言,团队会从留言当中去挑选最有价值的留言,每个人打三个回访电话过去,从他们的信息和故事中产生第二天的内容。”

源源不断,戳心戳肺。

“去投幸福产业链的原因之一,就是有情感服务的龙头公司在我这,我们能够提早发觉很多的上下游公司,上游是流量,下游是消费场景、消费升级、供应链。”

在他看来,投资就要投到拥有这个领域里面最好的公司,最好的公司就意味着它是行业领袖,汇聚了这个领域里最好的资源,这家对的公司会带你打开更新的世界,总结到认知到更多的规律,并且用于之后的投资。“因为有很多经验是可以被复制的,资源是可以被复用的,这就是VC圈里的马太效应。”

另一个原因,则是李祝捷坚信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不可到处放枪。“有风口的地方往往估值最高,竞争最激烈,投资回报率最低。找一些人少的地方去耕耘,可能收获会更多。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保持定力,趋势会把你推到一个相对成功的位置上。”

在这样的投资逻辑下,李祝捷对自己的两块根据地B2B和“幸福产业链”,甘之如饴。田够肥,就去耕耘。水够深,就去捕鱼。

“不用去判断所谓的风口,是鲨鱼还是美人鱼。”

在早期,李祝捷也曾奉行保姆式的投后,成为了17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事后觉得这事不靠谱。“最好的公司其实不需要投后,历史上我们投的最好的项目,投完之后去其实更多是我们在向优秀的创业者学习。”

在B2B企业服务赛道里面,李祝捷通常会去寻找在这个行业里得到充分历练的人,拥有足够资源积累,足够认知,足够高度的人。在一些新行业里面,则以执行能力是否够强来判断。“准确的说投资是跟各行业最优秀的人在一起工作,本质上是投资人和创业者一块登山看风景的过程,彼此学习,各取所需。”

同一套投资班子,一边探索理性复杂的B2B供应链,一边琢磨轰轰烈烈的两性情感。犹如一半海水,一半火焰,身先士卒地验证着世界的两面性。

“所以,投资是一件超级好玩的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