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深度

小众片赔光,影视众筹的未来在哪里?

2017-03-08 23:06:10 来源: 寻找中国创客

        今年2月,腾讯视频PGC影视组对已上线的网络剧进行排查,其中107部网络剧因未在片头添加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编号,被集中下架处理。

        对于依赖于网剧和网络大电影存活的影视众筹平台而言,这无疑是又一次重磅打击。

        影视众筹曾被称为是草根电影制作人的希望。

        票房近10亿的《大圣归来》,曾因资金紧张众筹发行经费780万元。2015年影片上映之后,票房一路攀升,甚至成为了当年现象级电影,参与该影片众筹的89位投资人每人获得了约25万元的高收益,《大圣归来》的成功也让影视众筹再次被资本市场关注。

 

 

        但据众筹之家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已经倒闭或者转型的影视众筹平台为10家左右。也就是说近五分之一的影视众筹平台已经“死掉”,行业存活率堪忧。

        虽生根于黄金遍地的影视行业,但众筹平台如今却面临着高开低走的窘境。

 

  巨头进驻,新兴平台大量崛起

 

        公司进入第三年,淘梦网创始人阴超却决定让公司彻底转型。

        2012年成立的淘梦网曾是一个为微电影和网络电影提供众筹、发行服务的网络融资平台,也是中国第三家做众筹的网站平台。

        众筹曾受到互联网热捧。根据Choice的数据,预计2016年全球通过众筹获得融资的公司数量在1800家左右,众筹交易金额将达到2000亿元。世界银行预测,至2025年中国众筹融资总额有望达到460亿至500亿美元。

        《2016年全国众筹行业年报》统计,截至2016年12月底,在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中,奖励众筹平台最多,达222家;其次为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达117家;混合众筹平台(含两种众筹类型及以上)为70家。

        目前,众筹概念已经涉及金融、企业服务、生产制造、文化娱乐、大健康、汽车、电商等30余个行业。文化娱乐行业属于第一梯队。

        这其中,生根于被称为“黄金遍地”的影视众筹被业内普遍看好,通过众筹打破电影资金门槛,作为电影投资模式的一个补偿获得资本市场青睐。

        2013年影视众筹平台全年筹资额达到1000万,其中诞生了3个百万级项目,分别是《十万个冷笑话》、《大鱼·海棠》、2013年快乐男声大电影《我就是我》,其中《十万个冷笑话》是首个通过众筹募集资金的院线电影。

 

 

 

        这片兵家必争之地也吸引来了巨头目光,淘宝、京东、百度、苏宁等企业相继布局了“众筹+影视”板块。

        2015年10月28日,苏宁众筹首个影视众筹项目《叶问3》上线,仅1天4000万元被抢筹一空。当年“双十一”苏宁众筹电视剧《红色护卫》开筹,仅1分钟达成目标,不足4分钟所有众筹档位售罄496万。

        在去年10月的京东众筹Bigger大会上,京东众筹直接发布了“IP+产品”的众筹模式,旨在通过京东大数据对于用户需求的分析,选择更加匹配的IP方和产品方,为双方提供精准化对接,降低行业成本。凭借“产品众筹+股权众筹+众创生态”的三位一体众筹模式,希望能够成为IP产业孵化器。

        据众筹之家不完全统计,目前包含影视众筹业务的平台大约有47家,其中影视垂直领域的平台约23家。2016年的影视众筹成交额4亿左右(包括产品,收益权以及影视基金)。截至2016年8月底,成功投资人次达到14.3万人次。

 

  理财产品,还是营销工具?

 

        影视众筹领域的玩法主要有两种。

        一是,影视剧融资方以出让一定比例股份的形式,面向多数投资者进行融资,回报方式往往为影视项目的盈利部分。

        目前,业内把影视众筹变成金融理财产品的情况屡见不鲜。在阿里的娱乐宝、百度的百发有戏等互联网巨头带动下,行业内出现了越来越多“影视众筹+互联网金融”产品。

        2014年3月,阿里巴巴推出的“娱乐宝”正式上线。根据娱乐宝的对外宣传,通过购买娱乐宝,最低100元即可投资热门影视剧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7%。据知情人士透露,现在“娱乐宝”的年化收益率已经下降到3%、4%左右。

 

 

        “这种理财产品一般采用‘优先劣后’的‘保底+分成’方式,比如购买了《小时代》的股份,《小时代》的票房将会阶梯性决定购买者的收入。但不管票房盈亏如何,购买者都有一个保底,比较而言比银行周期短、收益高,多了一个可以获得更高回报的投资机会。”雷鸣说。

        这里面的“优先劣后”则是一种信托受益权结构设置优先和劣后分级处理的活动。简而言之,购买者“优先”,众筹平台“劣后”。产品赚的情况下购买者先获取收益,赔的时候众筹平台先赔。

        同时,行业内也有纯粹自负盈亏的众筹模式存在,风险更高,投准了的话回报也更大。“一些上众筹平台的网大,没有保底一说,投资以后赚了就赚了,赔了也就赔了。”雷鸣说。

        第二大类玩法是产品众筹,主要以精神回报或实物回报为主,一般不涉及影视剧股权部分,目的是为了宣传产品和新品预热。

        可以看到,在京东金融平台上出现的影视众筹项目大都属于此类。例如《鬼吹灯》1元抢腾讯VIP会员、影视剧《红色》发起的众筹,承诺回报衍生品抱枕、红色记事本、围巾等影视剧IP衍生品。

 

 

  好片不来,小众影视剧翻盘难

 

        雷鸣周围有几个朋友参与过影视众筹,他们大都为都市女白领,看中影视众筹周期短、回报高的优势,“大家在赌下一部《大圣归来》”。

        《大圣归来》一直是影视众筹领域的从业者们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

        从上映首日排片量仅有8.7%到最终票房近10亿。股权众筹在成就《大圣归来》票房逆袭神话的同时,也为投资人带来了巨大收益。有媒体估算,参与投资的89名众筹出品人至少可以获得本息3000万元,投资回报率超过400%。

        但两年时间过去,《大圣归来》的成功能否复制依旧是一个问号。

        “实际上,特别好的每年前50的头部项目是想投都投不进去,它们太值钱了,会有几百家资本在抢,只有缺钱的项目或是需要分散风险的某些不确定的小众项目才需要众筹。”雷鸣分析。雷鸣,是ABD爱梦娱乐创始人,ABD爱梦娱乐,是一家协助IP内容开发的数据服务公司。

        雷鸣还举了一个例子,近几日刚刚开机的,由某位著名演员首次担当导演的大电影,电影还没拍电影的股权就已经分出去200多份了,可见资本对于头部资源的火热程度。

        这意味着,高风险、低回报、势能低等影视剧才会选择通过影视众筹筹措资金。于是,影视众筹平台和高风险的网大、网剧日渐牵扯颇深,甚至有人估算项目失败比例已经超过90%。

 

 

        点开某主流的影视众筹平台,首页展示的11个推荐众筹项目中包含7部网大、2部网剧。这正是国内影视众筹平台的常态,根据此前其他媒体的一项统计,网络电影在全国影视众筹项目中的占比超过了六成。

        而网络大电影和网剧的回报率如何?

        “我们去年对200多部网大进行抽样统计,得到的结果是网大每一百部大概会有92-93部是赔的,极少部分会盈利或是打平,剩下基本悄无声息地全赔了。平台间相互竞争的结果还是要看运气,每年能有一两部黑马,看谁能逮住。”雷鸣说。

        但尴尬的是,在大圣归来的神话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影视众筹的项目能够续写辉煌。

 

  造血堪忧,超五分之一转型倒闭

 

        据众筹之家不完全统计,去年已经倒闭或者转型的平台有10家左右,也就是说行业里超过五分之一的平台已经“死掉”。

        阴超坦言,2012年到2014年这两年公司还没有转型的时候,平台大概完成了几百个微电影的众筹项目,但众筹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几,平台每年的利润在几万块钱左右。

        阴超决定转型的原因之一,就是资金变现困难。

        “众筹功利化的过程很辛苦,从资金变现方面思考后决定转型。2015年公司转型做网络电影的发行和投资孵化之后,公司境况开始有所好转,2015年有了千万级的利润,发展到2016年收入已经过亿。”阴超说。

        “影视众筹平台一般情况下会选择在流水中抽成,但上众筹的都是小产品,这也决定了你的体量不会做大。即便做出了优质的网大网剧,也要看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给不给你位置,有位置才有点击率才有流量,主动权始终没有落到自己手上。”雷鸣表示。

        除却平台本身的造血能力堪忧之外,影视众筹平台还要承担政策监管和行业本身面临的风险。

        在卓然影业CEO张进看来,第一重风险来自股权众筹本身面临的法律问题。股权众筹这个领域仍有很多可以去钻的空子,本身具有很大的风险性。

        第二重风险在于平台如何去保证投资人的权益。影视剧产品本身是个极高风险的投资品类,一个法律法规不完善新产业去锁定一个风险极高的领域,这其实也是一种赌博,而且这种赌博不是在用自己的筹码来赌博,是用别人的筹码来赌博。

 

        “电影投资是个很专业的事,只有极其专业的人才能相对而言有一定的判断准确性。众筹平台把这种高风险的事情分散给这么多非专业人士去做众筹,这事风险极大。现在对于市场规律可以参考的数据还非常少,我认为这件事在短期内是不成立。”张进分析。

        雷鸣认为,众筹成功的电影中很多是不缺钱的,更多的是为了宣传目的,看中平台的营销价值,这就涉及到了垂直平台和行业巨头之间的竞争。

        “这些资源往往会被真正掌握流量和资金的大平台抢到,片方也会权衡各家的流量筹码,不会流落到独立的众筹平台之上。”雷鸣说。

 

  要在产业链上下游寻找机会

 

        2015年国内电影总票房刷新纪录,也带动了更多人进入影视行业。进入2016年,涌入赛道的新兴平台虽然明显下降,但已经出现被资本青睐开始具有品牌价值的影视众筹平台。

 

 

        垂直类影视众筹平台仍然获得资本青睐。2016年6月12日,影视众筹平台影大人获得200万元天使轮投资,投资方为创梦创投。2016年8月31日,集在线影院与众筹于一体的微电影平台“影人街”宣布获得来自鸣新坊风投机构的三百万天使融资。

        晟道投资合伙人汤婷婷认为,从长远来看,这个行业的前景是光明的。“众筹其实是很好的一种事前机制,能够直接让目标用户发声。”

        同时,汤婷婷也为想深耕于影视行业的众筹平台,提供两点建议:

        一方面,平台本身的风控系统要搭建好。因为涉及资金问题,肯定需要具有一定标准的审核流程,须做好第一道把关。

        另一方面,要增强平台挑选项目的能力。投资市场的信息不对称,为众筹平台的存在带来了天然优势。市场上最优质的项目会首先被机构等专业方投掉,那如何筛选出较优质的项目,或者另辟蹊径、避开传统投资路径、选出具有创意的新项目,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阴超看来,影视众筹未来的机会还在于将产业链上下游全部打通。

        “单纯作为一个众筹平台,只承担了融资环节,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结果性的产出;第二是平台要承担很多风险,比如说是否能回报、能不能产生收益等,处在很尴尬的位置上。所以必须去把握住头部资源,参与原创内容的研发才能真正提升平台的价值量。”阴超说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