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深度

刘强东叫板马云:忘掉电商吧,下一个战场是金融

2017-03-07 17:43:05 来源: 寻找中国创客

        从京东集团拆分三个月后,京东金融私有化迎来实质化动作。
 

        今日媒体曝光称,京东金融完成了私有化交易,估值500亿元。同时,京东金融已经启动了新一轮规模约为140亿元的融资。此举被外界视为在国内上市做准备。

        据京东金融管理层介绍,私有化的目标主要是希望在保留控制权的前提下,引入中资股东,“意在获取更多的政策支持和便利,短期内便于发展业务,长期来看也是为上市考虑”。“政策支持和便利”,指的就是金融牌照,这应该是京东金融私有化后的首要目标。

        京东金融的做法,和马云当年“偷天换日”转移支付宝资产并无二致。不过刘强东除了慢人一拍外无可指摘,而马云却遭受了最严厉的批评和指责。

 

        京东金融的“补天神石”

 

        京东金融目前虽然拥有第三方支付、小贷、保理和基金销售牌照,但更紧俏的消费金融、个人征信、银行、保险等牌照,却迟迟未能收入囊中。

        拆解来看,缺失的这几块牌照,几乎是互联网金融的命门。就好像女娲补天用的五彩晶石一样,如果拿不到,京东金融将永远无法挤入互联网金融的第一梯队。

        供应链金融和消费金融是京东目前成长最快、也是最为外界所知的业务。刘强东在京东2017年年会上说,京东白条推出四年,加上京保贝,有2000亿的交易额。它们就像两根楔子,以京东商城为地基,敲入了供应商和用户的交易场景中。

        但问题是,这两块服务的资金使用的都是小贷牌照,资金额度有限,虽然能满足京东商城体系内的金融需求,但想进一步扩大业务,会面临很大的资金压力。这时候,能够在银行间市场进行拆借的消费金融公司牌照,就成了京东金融的“补天神石”。

        个人征信牌照的缺失,也让京东金融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

        如果金融服务是大厦,征信就是地基,如果没有征信能力,京东金融将很难做出风险定价,并以此展开针对个人的金融业务。

        但个人征信牌照这张“通行令牌”,却像故事中“另一只靴子”一般,迟迟不肯落地。

        2015年1月,央行发布首批获得个人征信牌照的8家机构名单,阿里、腾讯、拉卡拉等都在名单之列。央行要求这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六个月。

        但六个月过去,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传说中的个人征信牌照依然没有发给任何一家公司。

        央行的审慎和互联网金融的迷雾未散有关。崛起于2014年的P2P,正在以不可控制的速度狂飙。频频爆出的危机,时时挑逗监管者的心理防线。核准之后可能造成的牌照买卖也让人头疼,就连不怎么紧俏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也被炒到了5亿人民币一张。

        甚至有人已经打起了买卖的主意。在这张征信牌照名单中,三大巨头唯独不见百度,这让寄希望于用金融服务实现弯道超车的百度扑了个空。当时有传言称,百度曾开出10亿的价格,在市场寻求购得一张个人征信牌照。

        京东金融也没能赶上头班车,不过紧赶着在第二批提交了申请,但目前仍然没有获批。

        在银行和保险牌照的争夺上,京东金融业也落后于行业其他玩家。

        BAT都拥有了自己的互联网银行,阿里有网商银行、腾讯成立了微众银行,百度联合中信银行发起“百信银行”,但京东仍然被关在门外。

        与电商业务紧密相关的互联网保险,京东也进入无门。目前互联网保险四张牌照,分别握在众安保险,易安财险、安心保险和泰康在线财险手中。众安保险由蚂蚁金服、腾讯、中国平安联合发起,估值已逾500亿。

        保险本应该是电商的防守业务,这块的缺失让刘强东心有不甘。2017年2月10日,在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刘强东表示京东正在通过申请牌照或者通过投资购买的方式进入保险。

 

刘强东后知后觉,马云偷天换日

 

        京东金融的A轮融资发生在2016年1月,当时整体估值达466.5亿元。而蚂蚁金融在同年4月完成B轮45亿美元融资,创下全球互联网行业迄今为止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后,估值已达600亿美元。

        京东金融估值不及蚂蚁金服的八分之一,如此巨大的悬殊,很大原因是刘强东的后知后觉。

        因为金融业务布局太晚,刘强东一直抱有遗憾。“七八年前,我对支付的认知只是一个工具,配送员提供货到付款、现场刷卡永远是最安全的,十几年来我们从来没出现过盗卡、消费者钱被盗等现象。随着我们做金融产品,发现支付对金融特别重要,没有支付工具没有账户体系就没法做了,这个错误不会导致我们失败,也不会导致死掉,但是在金融的初期发展上会比较困难,这是京东金融现在亏钱的原因,主要亏在体系上了。”

        因为没有支付渠道,京东商城最开始不得不使用支付宝支付结算,相当于把交易数据拱手开放给竞争对手。2012年,京东低调拿下网银在线,间接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2013年,京东开始筹建京东金融。而此时,余额宝上线,半年后规模达1853亿,蚂蚁帝国雏形已成。

        和刘强东相比,马云要更早感知到金融工具的价值,他甚至不惜以损害商业声誉为代价,“偷天换日”转移支付宝资产。

        2009年6月和2010年8月,在马云的操作下,支付宝经历了两次资产转移,以约3.3亿的对价,从雅虎和软银为大股东的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e-commerce corp(注册于开曼群岛)旗下,转移到了马云控股的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后改名为蚂蚁金服),由外资转变成纯内资企业。

        这次转移让支付宝成功在2011年5月份获得央行颁发的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也让马云和阿里集团招致了严厉批评。财新网总编辑胡舒立撰文,称马云未经股东授权便转移支付宝所有权违背了契约原则,并可能令中国企业付出诚信代价。在美国的媒体上,马云的行为被称为“偷盗”。

        这件事也成为阿里集团成立以来最大的公关危机。马云通过电话和短信和胡舒立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辩论,他声嘶力竭地说,“我更急的是未来……假如我把支付宝今天弄瘫痪了,大姐我不仅仅是公司倒闭而是进监狱。”

        按照马云的说法,当时想要获取第三方支付牌照,唯一的办法是砍掉外资背景,但董事会却对此不置可否,转而提出“协议控制”的方案——即成立纯中资持股的公司持牌,通过商业协议安排,将持牌公司收入转入外资公司。马云以风险过高为由拒绝了这一建议。

        按照当时的规定,协议控制必须上报国务院另行规定。“牌照问题不能怀有侥幸心理,27张牌照如果没有支付宝,需要上报国务院另行规定的话,那整个事情就搞大了,未来都不一定了。”

        事后来看,马云当时的离经叛道,为支付宝赢得了最宝贵的发展机遇,获得支付牌照,并以此为基础,构建成庞大的金融帝国。虽然过程不完美,甚至有些丑陋,但“总要有人出来负起责任,将事情推进下去”。

        凡事皆有代价,刘强东为了用户体验,错失支付工具的市场红利;马云为了获得支付牌照,违背商业规则,并招致最严厉的批评。中国企业家的瑕疵是历史宿命,国内互联网金融发展在全球没有任何经验可循,“高处不胜寒”,但摸索出来的经验,却可以成为更多人的镜鉴。

 

相关新闻